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书法•缘
来源:刘鹏飞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10-11 点击数:6003

“偷得平生半日闲”。我喜欢独自一个人,放着古典音乐,铺开一张土纸,研好墨,写着小楷。很快进入一种属于我的书写世界。

三十多年来,就这样与古为徒,用手中的笔和古人对话。孤独时常告慰自己:“何须开门明月自然来入室,不必会客古人无数是同心”。寂寞之中寻求一种安慰,笔尖下记录着生活中酸甜苦辣…

我喜欢写草书,刚开始喜欢写王铎,后写晋唐。说到王铎是明末清初的书法大家,身处改朝换代的漩涡中,内心的不平和不安。“家共千树破,人从百战来,放怀何寂寞,无处非花源,听歌忘拭泪,善谑学藏身。”他把满腔的抑郁和矛盾都倾注与诗,书之中。书法上,笔画精良与粗矿,线条的内敛与放纵,字体的拓大与收缩,结体的端正与跌宕,墨色的滋润与枯燥。章法的紧密与开阔,节奏的迅驰与舒缓。如大江大河,吞日浴云,千里一曲。如流水小桥,夜涧山花,不复市辅稠浊。也许是我生活状态使然,自己身处逆境,同样是对生活有些不平和不甘,一下子在王铎的书法中找到情感的交接点。

一腔壮志,空付流光。一写王铎就几年,随着年龄增长,从不平、不甘到无奈。开始喜欢晋人的萧散和隐逸,追求跳脱无奈的现实和精神上的自由。

说起从写字进入书法的追求,可谓是“摸着石头过河”,误打误撞扣开了书法的大门。地僻有寡闻的我,多次向同好求教。近年来,我参加一些省、国书法赛,不在争求名利,只在对学习书法的检验。十届国展;意拟用轻重、枯涩、虚实的笔墨,来追求作品每一块小斗方的和而不同。中青展:着重对草书线条的“折”和“挫”理解及运用。北兰亭电视赛,则受文徵明《七言诗帖》的启发,结体硕长,轻快,跌宕,前半部着意,后半部放意。注意书写的情感的起伏变化。行草展:大幅竖式,串行,字乍大乍小,字片与字片轻重,虚实的对比。兰亭奖:短线条与长线条,晋、简、残纸草书与唐草结合。国粹杯:以碑笔写二王草书。力求每一次都有新追求,不重成绩,不求闻达,求的是探索正确与否。

在无计渔樵窘境下,能把爱好坚持下来,取得一点小成绩,最想感谢的是家人和朋友,最亏欠也是老婆和家人,每想到此,不禁汗颜。

如今的我,已是知天命的年龄,面对书法这浩瀚大海,自己学到的是沧海一粟。对书法的敬畏,对书发从刚开始的爱好到现在的虔诚、信仰,我将为书法结缘终生。

         (作者:刘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