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也说书法的雅
来源:徐俊贤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10-11 点击数:5792

          何谓“雅”?《辞源》注释,雅有正确、规范、高尚、文明的含义。以此含义审视中国书法作品的雅有:古雅与淡雅。雅是我国几千年来儒道互补的传统文化所产生的中和审美意识。

古雅者,古、雅也,古者,唐书论《述书赋》注释为除去常情。即使心性远妄近真,臻乎大虚若谷,大巧若拙之境界。纵观晋唐以前书法经典作品,皆古雅之风。而此风在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主要反映在作品的形式特征上,体现于“法”与“理”中。作品中的法,无论结字或用笔,皆偏正并用,仅不失偏颇。若过之则古雅减矣。如宋的苏、黄、米;明清的王铎、傅山、黄道周等人书作,奇倔怪拙,偏欹多姿十分突出,然而去古雅之意远矣。观古雅书作,其虚实处理也极为别致。如字之结体有上疏下密,下实上虚。如唐李北海《麓山寺碑》中的“家、贤、曾、宿、南”等字,字的底部齐平,倾斜度极小,古雅非常。而米芇、王铎之字的结构则底部斜度很大,古意欠缺,像米芇的《蜀素诗贴》中此种情况尤为突出。而北魏墓志碑铭中的字十分古雅朴茂,如北魏《张玄墓志》中的“人”字,捺画的起笔在斜撇的下方。凡此等等,说明了古雅美整字布白的分割规律。

淡雅指的事淡泊、自然、脱俗。以书法而言,即从点画规矩人,从有法到无法,进到无法中有法,修炼到炉火纯青时,进入到人的精神与自然的统一、与天地万物的统一,天、地、人三者合一而臻至“道”之境界。如书圣王義之的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是此淡雅的代表作。它所表现的乃为人间情态,是由规矩复归自然的典范。淡雅有着独特的表现形式。右军《兰亭序》的章法反映了这个问题,其作品中字与字之间大小错落,牵丝在有无之间,有者连绵不绝,无者势不可挡,而行距之间的疏朗更增添了一种恬淡平和的气息。既有动态美而让人一见倾心,又有静态美让人回味无穷。又如明代华亭书派的倡导着董其昌。其书法崇尚天真平淡。他自谓“吾书往往率意”。为大道书风上的“淡雅”,他在用笔上讲究“虚和”,“强调”不欲使一实笔于章法处理上以疏为则,往往字距、行距宽绰,使字距与行距不存在强烈对比,造成白大于黑的视觉效果,墨法上他善于用淡墨,自言“字之巧妙在用笔,尤在用墨。”如他书杜甫诗《醉歌行》和书宋词册《秋意》等作品则可窥其全貌。总之她们用笔虚、章法疏、用墨淡、极力追求一种淡雅虚静的高远境界。

书法作品中或“古雅”,或“淡雅”,皆为书家学养,品格和天赋的表露,是长期修炼的结果。

通常书法界将我国传统书法作品分为阳柔美与阳刚美两大类。把王義之、董其昌、赵孟兆頫等王字派的作品归纳为阴柔美一类,把颜真卿的作品作为阳刚美的代表。我觉得就像词有婉约派和豪放派一样,这样分是有一定道理的。但不论是阴柔美或阳刚美的书家,其书法作品雅是放在首位的。若不雅,也是成不了大书家的。

如果片面理解阴柔美,其书则会失之骨力而伤大雅,相反,若片面理解阳刚美,其书就会失之火燥,缺少生气,甚至剑拔弩张,露骨浮筋,便无雅可言了。书法的用笔应以柔取刚,以刚得柔,做到一笔之中阴阳共生,如其绵里藏针,刚柔相映。若能至此,其书便雅。(作者:徐俊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