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骑着青牛出关的杖藜行歌诗人
来源:公羽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11-14 点击数:4430

翁义彬,笔名杖藜行歌,广东潮州人,生于20世纪70年代。大学期间开始涉足文坛,1997年起悄然走进诗歌创作队伍,作品发表于《诗刊》、《九月诗刊》等。出版有诗集《一个人的江湖》。

义彬写诗有一个窖藏的漫长过程,从“1997年‘下水试验’到2007年开始投稿发表作品,竟经历了十年的时间”。虽然从诗人个人来说,他只是“将诗歌作为命运的救赎”,写诗“完全是出于一种疗伤的需要”,但无功利目的和窖藏无疑使他的诗有如茅台酒一样,窖藏越久,味道越醇厚、越香。如《九月》:

 

    当小巧的桂花

    在枝头彻夜啜饮月光

    日子开始了蝉蜕

    更薄,更加的轻盈

 

    在九月的日子

    老子骑着青牛  出关

 

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授《道德经》,而后西游隐遁,而诗人则是十年隐遁之后,“日子开始了蝉蜕”,于是出关,不留紫气于人间,而留桂花的香气于人间,让人间盛满诗意,使人人得以“诗意的栖居”。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有境界之说,以为诗有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之分,“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而“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义彬的诗近于无我之境。他认为,他的诗“都是大自然的馈赠。很多时候,我只是大自然的一个代言者。当我静静地坐在黑夜中,或是斜躺在阳光丰沛的山坡,突然会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接着我的手写作”。可以想见,当他的诗意涌现时,他是完全处于无功利无欲望的状态之下的,他是以赤子之心去和大自然融会在一起的。因而写出来的诗便“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如《小楼一夜听春雨》:

  

    听雨,在小楼

    小楼竟成了古庙

    离天堂很近,离神很近

    雨哦,汇聚了

    宇宙所有的教言

    涤去了岁月沉积的尘埃

 

    听雨,在春夜

    夜竟成了古渡口

    苍茫中撑出一叶扁舟

    在若有若无的时间里

    自由自在地飘荡

    远方是混沌、是太荒

 

春夜,雨,小楼和“我”,原是有形的,然而在凝神谛听之下,在若有若无的时间里,这一切竟幻化成了古庙,幻化成了古渡口,幻化成了苍茫中的一叶扁舟,并自由自在地飘向混沌的远方。大象无形,在静静的春夜里,来自于天籁的雨声“涤去了岁月沉积的尘埃”,让诗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重归于混沌,重归于太荒,归于无形。从有形到无形,虽然无形,却留下了诗人一道心灵探求的轨迹,是为“大象”。

在有形到无形的追寻中,义彬的诗留下了许多的禅味。例如《秋月》:

 

    我相信,此时

    住在天宫的

    不是嫦娥

    她的名字,应该叫

    观世音菩萨

 

    阳光下,我已耗尽了

    卑微的体力

  

    在她大慈大悲

    清净的波光下

    轻轻地走上一段

    便开始有了

    莲的脚步和

    一些莲的心事

 

也许是机缘巧合吧,诗人原本是骑着老子的青牛出关的,没想到越走越有莲花的香味。使他越来越喜欢“点一盘禅香/听往日的脚步/走来,又走远”(《灯下》);而在他的眼里“散在地里的农夫/锄地、除草、浇水/深情安静而专注/像礼佛的信徒”(《秋日黄昏》)。实际上,在东方的土地上,老子的出关与唐三藏的取经,其心灵的皈依,又何曾不是殊途而同归。诗人心中的禅意往往在有无之中,其诗中的禅意往往更在于不着一禅字,王维之诗是也。而义彬之诗则禅字不断,可见其诗中的禅,仍有刻意而为之痕迹,则诗仍未臻于上境也。诚然,义彬尚年轻,其诗歌创作时间也不长,假以时日,摒弃俗念,在境界上再加推敲,是一定能臻上境的。

 (作者系汕头大学学报编辑部原常务副主编、文学院硕士生导师  翁奕波)(本文除题目外,全部收入《现当代潮人文学史稿》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