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鸿飞霄汉, 姿划穹苍
来源:陈耿之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11-14 点击数:5505

苏湘伟是广东省青年作家学会主席,是国家语委《语言文字报》的中级教研员。

那天,他搂了一本《岁月如诗》的清样,来到我的单位。请我为他的新书《岁月如诗》作序。

我望着眼前这个文学新人、慨上心头:湘伟是潮安县古巷人,我童年、少年和青年的成长地也是古巷镇,古巷有我的很多师友,湘伟处女著《岁月如歌》的作序者陈两炎,是他的老师,刚好也是我初中时候的老师;古巷某中学退休校长陈伟良跟湘伟很熟,常勉励他,而我跟湘伟的结识,又跟伟良老师有关。伟良老师也著过两本书,是我作的序,现在又要给他们的学生、后辈作序,说起来也是有缘的事。

于是我痛快答应。

苏湘伟是小学语文老师,从2003年在《广东教育》发表处女作《我和我的学生们》后,便正式涉足文坛,至今在几十家报刊、网站发表作品。短短8年,其取得的写作成就已得到潮汕一些文学权威人士的肯定:作品多次获省级、国级奖项;已出版散文集《岁月如歌》;主编过四本与写作有关的校本教材;总编过市级农校的报纸;今年受省作协文学院邀请,参加其举行的十年精品回顾峰会;他还被10多家协会、学会(其中有国家级的)吸收为会员;个人文学轨迹登载于近十家媒体……

我向来不太在乎某某加入某某协会,某某获得了某某奖,因为,作家是靠文字说话的(前年,金庸先生加入中国作协,就被网友炮轰过。);然而有一点,我却甚是坚定认为:虽然获奖、入协不能证明什么,但是你奖的频率高了、参加协会的个数多了、发表的刊物杂了,那就证明你肯定是有一点实力的。

打开苏湘伟的散文,几个板块甚养眼:题外诗篇、山水诗韵、诗意人生、田园小诗,其中后三个板块里的所有作品的题目,都是七字, “1”字造型,使我联想到群鸿的阵列,很有文学意境。

粗读全集,大概知得:《题外诗篇》收录文友、作家、学者对其报道、赏评、推介、激勉;《山水诗韵》主要是一些外市、外省的游记(里面也有个别本市的,如《湘桥乡情融我心》),叙写旅途见闻,大多为名胜、景区,少数自然人文,写法以白描为主,辅以议论、思史事、牵传说;板块三《诗意人生》采风的地域则多数是潮州本市,除游记外,还有叙事散文、杂文,这些篇章时或插入抒情文字,或感喟,或联想,或思考(往往与人生挂钩。),或拈染,或撞击心灵某种交集、外延,甚至触忤,也有三、两篇随笔,如《创作艰辛硕果丰》、《心灵驿站话人生》、《足球寓意如人生》,笔法甚是灵活,文字更透朴素、沧桑,文章或是艺术意境的感受,或是诗情画意的体味,或是思想意蕴的领悟,或是艺术技巧的启迪,有时也会牵涉出一丝情感、一掬观点,与读者产生共振。如《人生如牌局局新》。

《田园小诗》组文则多数以农村为背景,有人有事,有河有池,偶尔渗润知识小文,使人读后眼界开阔,有所裨补,时又巧妙将人生意志、理想、价值植入,实在难得。

我以为,板块四的代表作应为《喜得一路龙眼伴》,可供读者小参。

不过,我更欣赏的是散文集最后那篇《一路上有你相伴》,如果其写法稍加变化,把它作为后记,或许更有余味。

接着我进入第二轮的阅读,这一轮就没有去理睬其板块、文体、笔法了,读法变得更为自由,以无目的性、不按目录的顺序来读,随意度高,因此,读得有些兴奋。

我读出励志。“我们应有勇挑重担、敢于挑战困难的决心……而进取是主旋律,用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威胁也是极为重要的。”“成功是靠实力说话的。人生亦然,投机取巧只能换得一时风光,若想永葆秀色,奋力拼搏永远是前提……”

这两段文字摘自苏湘伟的《足球寓意如人生》。是的,拼劲是重要的,拼劲能保住实力;成功是需要实力证明的,投机取巧的人一般根基不稳,经不起风吹雨打,

现实生活中的苏湘伟,亦如其文字透露出的信息一样:坚强,有韧性,有斗志。

1993年,湘伟中考考入潮州农校,那年,恰好他的表哥考入清华大学,这对他刺激不小,他母亲还狠狠教训了他一顿,要求他向表哥学习(从小学时他母亲就经常拿他表哥和他比,他一直不服。),他心里更艰苦,但变得更有紧迫感,更进取、勤勉起来。经面壁、反思、论证后他觉醒:藉综合实力赶超表哥的几率,是接近于零的,因此,必须以专长(写作)取胜,以此追赶表哥,到时好好较量。认准方向后,他狠下决心,伏枥、寒灯夜读;频写并向高手请教;渐渐地,他不时用文字发出声音,后来又当上该校《青春报》总编辑,名字在校园大噪。

2001年,苏湘伟的母亲谢世,对他打击甚大,但他没有摒忘母亲生前对他的教诲、良苦用心的激励。化悲痛为动力,他奋起展翅,钢笔握得更紧了,在这种背景下,才有了2003年处女作在省级杂志的发表。以后他在生活、写作路上又经历了大大小小各种挫折,但他从没放弃,继续尘土飞扬,驰骋前进。为提高写作能力、充实素材,他游历四海,体验生活,有游必写,有写必投,从教育杂志的文学栏目到文学杂志,从文学杂志到报纸文学作品版;从县级的刊物到《潮州日报》,从市级的到省级的、国家级的,一步一个脚印,渐渐发光······

我和湘伟接触过程中,也感觉到:他很好胜,有上进心,又有忧患意识。这和他的作品、文字很是吻合。

然当我第二次读到《激流回旋石内河》时,我被其中一段文字撼动了:

“虽说平平淡淡才是真,但是阅经风浪的洗礼应该更具挑战性,惊险的时刻去除了往日的虚伪,两人自然的配合形成了好的合力,跌跌撞撞的前行才是真实的奋斗履历。”

读到这里,我眼前突然闪现一种鸟,一种坚强的鸟——鸿!

湘伟的意志、拼劲,湘伟的思想、理念和奋斗轨迹,其综合概念不正是鸿吗?

鸿,即大雁,很多人把它看作是坚强的象征;雁群在天空中飞翔,一般都是排成“人”字形或“一”字阵,并定时交换左右位置。科学家们经过研究后得出结论:雁这一飞行阵势是它们飞得又快又省力的方式,因为飞在最前面的“领头雁”的翅膀在空中划过时,就会产生一股上升气流,排在它后面的就可以依次利用这股气流来节省体力;它们不时交换左右位置,目的是使另一侧的羽翼也能借助于空气动力缓解疲劳。“雁阵”由有经验的“头雁”带领。管理者将这种聪明的雁群飞翔阵列称之为“雁阵效应”,并运用于管理学的研究。“雁阵效应”揭示了管理工作中,部门行为与全局行为之间,是彼此相互影响和相互激励的;有时也要对调各部门之间的主管,缓解疲劳;领导离不开各级下属的配合,每人都要乐意接受团队成员的协助,也愿意协助其他团队成员;和谐共勉,才能迅速进展。

这使得我想起他的第一篇文章《独爱行楷悟哲理》中一段文字:“人际关系也是如此,时时观察形势并适当进行改变,尽量使事情朝着有利于大局、有利于缓和紧张气氛的方向去做,对别人的意见,尽量采纳,处事要尽量灵活……”

我越斟酌,越觉得湘伟就像一只参与列阵冲霄汉的大雁:既有雁的冲劲、品质、不到边岸不回头的韧力;也有雁的智慧。工作中的苏湘伟跟雁的确相似:他是古巷枫三小学的主任,作为领导,和同事们的关系处理得相当好,老师们在其调度下,团结合作,有条不紊,气氛和谐。

我又读出“文史地”。文、史,交集,读者不难发现,文集中不乏旁征博引的示喻。文史地的一体化,体证了湘伟的博闻。如《石林真情今何在》——

“去桑浦山猎奇,领略了梅林湖的海蚀石地质奇观,于是有了情感的抬升。”;“这是世界上唯一能以石林发育遗迹和系列景观展现地球演化历史的喀斯特地貌区域。”

又如《金秋鼎湖好风光》:“因地球上北回归线穿进的地方大多是沙漠或干草原,所以它被中外学者誉为‘北回归线上的绿宝石’,与丹霞山、罗浮山、西櫵山合称为广东省四大名山。”

另一现象是宗教色彩的呈现。湘伟的一些文章,或一些词句,常有意无意携带宗教元素,主要为佛教与道教。如《听禅感悟崇山寺》、《问道神游文笔峰》、《探秘寻踪南山中》等作品。

当我读到“我虽然不是虔诚的佛教徒,但置身其间,也会不觉肃然起敬”时,我猜想,湘伟可能对佛教有点向往,或者兴趣。在这里,我想提醒湘伟,人的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信仰,信仰影响一个人的方方面面。

有些学者、名人主张,你要当一名作家、书法家,那你就必须先去学佛、参禅,写出来的东西才耐读、有深度。我觉得这是一种偏激的概念,不赞成。余以为,文学作品,说到底可分成两大类:一类是虚的,如小说、诗歌、戏剧、科幻、童话(小说诗歌也有些是实的,要依其材料而定。);另一类是实的,如游记、写实的散文、随笔、报告文学。那要怎样才能精彩呢?余拙见,虚的文章,你的情节能引人入胜、人物形象刻画思想价值挖掘成功则行;实的,只要你事件有趣或感人,感情真实,真心对待读者,就已足够。

而使我念念不忘的还有苏湘伟少许文字中透出对动物的关心,如《海鸥情缘两心间》的“善待生灵,就是善待自己,”;《动物乐土香江情》的“对于马戏表演,虽是精彩却是人工驯养而成,有虐待动物之嫌,不说也罢。”这掬文段在集册中少得很,却也阳光、健康、积极,甚是亮丽。

谈到这里,权算是与湘伟、与读者、与朋友们的一点心灵交流吧。有点趣味的是,近代以来,国人越来越注重5尾、0尾,比如某人生日那一年若是几十岁,几十五岁;某某学校的校庆恰巧几十周年、几十五周年,那么那年就会比其它年火荼些。湘伟今年刚好35岁,5尾这一年来出书,挺贴切的,应该可以算作是一个阶级性的小结,也是一件安慰、欢喜的好事吧。

然而,当我最后要收笔的时候,眼前又重现鸿,这也许是潜印象所致吧;我看到了一只鸿,冲在群雁的最前面,雁阵为“1”字形,似箭,又似剑,正在奋力展翅、不时尖鸣,率领着全队战友飞霄汉、划穹苍……

                                                     辛卯冬于潮州                                          

 

(陈耿之系中共潮州市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潮州市作家协会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