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大吴泥塑“文身”的技艺特色
来源:吴闻鑫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6-12 点击数:5371


大吴泥塑,潮州方言称为“大吴土安仔”。大吴泥塑种类繁多,其中以塑造戏剧人物的“大斧批”、“文寸”、“文身”的种类最有代表性。“大斧批”、“文寸”的技法现已失传,仅存“文身”。“文身”是指戏文的身段、戏剧的人物。以前老一辈做泥人的时候,叫“做文身”,笔者认为,是和惠山泥人的“手捏戏文”同义。

大吴泥塑“文身”的塑和彩,与中国其他民间泥塑、现代雕塑存在着不同的特色,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

大吴泥塑“文身”的塑造技法包含了雕塑和贴塑二种艺术表现手法。贴塑是“文身”人物服饰的塑造技法,笔者将该技法称之为“压泥成片,摺片成衣”,该技法是大吴泥塑技艺最显著的艺术特色。中国其他民间泥塑,也有个别出现贴的形式,相较之下,大吴泥塑“文身”的贴塑较为多样化、复杂化,具有三个显著特征,一是写实性,二是多层贴,三是浮雕贴。

“文身”贴塑在塑造上,追求衣饰形态的写实,同时又具备艺术性、可观性。艺人将泥揉压成薄泥片,用泥塑工具塑成领、袖、袍、裙、裤、带等衣褶,再粘贴在“文身”上。在贴塑中,要根据服饰的形状、衣纹的走势塑出衣布的柔软自然,体现出写实的一面。吴来树(裕合)的泥塑《西湖借伞》中的白娘子,贴塑的长袖自然流畅,栩栩逼真,体现出“文身”贴塑的写实性。

多层贴,顾名思义,就是在一个“多”字。“文身”人物的贴塑,由内而外,由下而上,先裤,后袍(裙),再贴带,最后是花纹浮雕,视觉上有非常明显的层次感。一层一层的贴,包括被掩盖的、视觉看不到的,也要一步一道工序贴出来,这是其他民间泥塑所没有的特色。

浮雕贴的产生,和“文身”创作的取材有莫大的关系。“文身”取材于潮剧生旦净丑人物,其服饰上的龙凤花鸟虫鱼等图案,就是潮绣的浮雕绣法产生的,呈现半立体视觉。“文身”的浮雕图案,就是用模印压制后,贴在服饰上。浮雕贴多出现在王侯将相的袍服上,在才子佳人服饰上出现比较少。潮州市群众艺术馆陈向军馆长在《潮州大吴泥塑综述》一文中称这种浮雕贴法为“双重贴”,认为“这特别精工的制作技艺也是大吴泥塑有别于其他泥塑产区的少见的绝招和重要标志”。

“文身”人物形态塑造,基本上有二种:“弓身状”和“曲线状”。笔者称为“侧看成弓正成曲”,就是侧面看是弓身形,正面看是曲线形。

“文身”人物上身下俯的“弓身状”,有人将之称为“翘屁股”、“长尻仓”,和天津泥人、无锡惠山泥人的昂首挺胸成鲜明的对比。这种形态塑造和潮剧的“收敛”有很大的关联,“‘收敛’主要表现在二个方面:一个是手的幅度小,无论是云手、山膀、顺风弦以至‘拉山’踢腿等皆如是;二是上身前倾、扣肩、收腹,屁股必然后凸,有人喻为‘长尻仓’(长屁股)。”(摘自《潮汕彩塑-翁仔屏特展》)

“曲线状”的形态美感,充分体现在“文身”的塑造中。塑造人物身体的扭动,从现代的角度看,非常具有舞蹈肢体动态。这种曲线形态在女性(花旦)的塑造上最为明显,并得到适当的夸张,体现女性婀娜多姿的身段,轻盈柔美的体态。

“文身”人物动作塑造,有规范性的“戏剧动作”和特别性的“咬”、“提”动作。

“文身”人物的动作塑造,受潮剧影响,有其一定的动作规范,笔者称之为“戏剧动作”。人物角色“生”、“旦”、“净”、“丑”各自有特定的动作要求,要符合潮剧人物动作的基本规则。这种规则,民间有短语概括,如肢体神情:“花旦要会射目箭,小生要会挚白扇,乌衫要会目汁滴,乌面要会拉架势(潮语)”;如手势举止:“花旦平肚脐,小生平胸前,老生平下颏,乌面平目眉,老丑胡乱来(潮语)”在中国民间泥塑中,大吴泥塑“文身”的“戏剧动作”尤为明显。

“文身”人物动作的塑造,笔者认为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咬”和“提”。在一些生、旦、净、丑人物中,会出现咬袖、咬带、提衣等动作,在民间泥塑中,这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动态塑造。

几年前,曾有一位老先生对我说:大吴泥塑要做粗一点,不能做得太精细。这种观点,是对大吴泥塑的不了解,也是受到现在一些粗造滥制的泥塑作品影响误导造成的。大吴泥塑,自古至今,之所以名闻远近,就是其“塑”和“彩”的精工细作和独特技法而受到群众的喜爱。2009年,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大展”上,原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对笔者和父亲吴光让的作品高度评价:很精致!

民间泥塑,有“三分塑七分彩”之说。但就大吴泥塑“文身”而言,“塑”和“彩”各占半壁江山,五五对分。

“文身”的彩绘,色彩色调秀丽明隽,花样彩绘生动灵秀,其彩绘与众不同的地方,有三方面。

一是花样彩绘随手生成,富有灵气。2011年,一位文艺界朋友看了我的作品,说:看起来怎么有国画的味道?我回答她:这就是最传统的画法。大吴泥塑“文身”的花纹彩绘和惠山泥人不同,惠山的工整,大吴的灵动,有国画气息。

二是花样图案多以石榴为主,几乎有绘花纹的泥塑,都有各种各样的石榴图案。

三是衣褶的色彩加深。为丰富视觉效果,艺人会用较深的颜色在“文身”上勾勒加深或增加衣纹的线条。

2008年笔者拜访在北京的天津泥人张传人、清华大学教授张锠老师,在此引用张锠老师对大吴泥塑(文身)的评价,以作结语:“大吴泥塑,既有天津泥人张的写实,有些地方又不完全写实;既有惠山泥人的贴塑,在贴塑方面又有自己独特的地方。”张教授非常简短的一句话,道出了大吴泥塑的特点,点出了大吴泥塑与中国其他二大泥塑的“同”与“异”,高度概括了大吴泥塑(文身)的技艺特色。

(如引用本文观点,请注明出处


《农闲》荣获“中国(开封)首届工艺美术展”金奖




《白蛇传-盗仙草》




《苏三起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