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情感融入表演 倾心演好韩愈
来源:黄奕凯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5-04-14 点击数:4002

2013年我开始接到《韩愈治潮》的主演任务,心头有点忐忑不安,因韩愈在潮州是个家喻户晓的很有分量的历史人物,潮州人民群众对韩愈的事迹可以说了如指掌。韩愈在潮州释放奴隶、驱除鳄鱼,兴办儒学,使得潮州后来人才辈出,有海滨邹鲁的美誉。所以千百年来潮州人民对韩愈充满敬仰,在当地留下了韩愈许多遗迹,并建有韩祠祭拜,赢得山水皆姓韩把韩愈的故事搬上舞台,可以说是万民期待。而我还是一个经验不足的演员,万一演得不好,将影响全团整个演出计划。团长知道我的心事后,本着培养年轻演员的宗旨,多次给我鼓励,指出我的自然条件很好,特别是嗓音非常明亮,如果表演再加一把劲,定能完成任务。这些鼓励让我增强了信心,我也告诉自己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我一定能够圆满完成演出任务。

 

透彻理解剧本精神


从毕业至今,我已经从事多年的潮剧舞台演出。多年来的艺术实践以及师长们的教导使我懂得,要在舞台塑造好人物,首先必须认真研读剧本,细致分析剧本中的人物性格,准确地体验和把握人物的心理。只有这样,表演才有内心的依据,所扮演的人物才能有血有肉。我将《韩愈治潮》这个剧本多次研读,同时也与编剧郭克贵先生交流,深刻地理解到韩愈的精神实质:一是无私无畏。他一心为朝廷,为民众,不是为了自己,所以敢于对潮州当时恶霸买卖奴隶、豪绅搜刮民脂民膏,神社祭奠鳄鱼等不良现象进行批判。二是忠于职守,那怕被贬了官,妻离子散,韩愈都坚守岗位,勤政廉政,到了哪里都要造福一方。三是文化兴邦,韩愈爱民如子,所以他特别希望治下子民能更加聪明智慧。
  与所有潮州人一样,我对韩愈充满感激。我从小就在这片土地成长,沐浴着千年前韩愈治潮的恩惠。在韩愈伟大的人格力量的感召下,我满怀创作热情,决心用戏曲艺术,使这位唐代文化伟人的形象展现于潮剧舞台。
   根据人物性格发展逻辑,我找出了韩愈的思想和行动轨迹:一开场韩愈被贬,问心无愧,正气凛然;过蓝关不畏艰险,战胜风雪;莅潮州细察民情,誓去愚昧;为兴学废寝忘攴,敢颁新令;丧爱女老泪纵横,徒呼苍天;遭诽谤如入炼狱,悲愤交加;斗邪恶为民除害,有智有勇;施教化孜孜不倦,文明兴邦。

通过对人物有了较深的体验之后,运用什么艺术手法加以体现?是否按照以往潮剧老生的表演套路去做,以常规的程式进行表演?我认识到,虽然程式是观众所习惯接受的,能够表达一定意义的艺术语言。但它并非是凝固、僵化的东西。演员演戏不能照搬戏曲程式,而是应该根据人物的需要,灵活地运用程式,突破程式。


感情融入表演程式。


在这个戏中,没有通常戏曲老生表演的须功、水袖功、帽子功等等。而且较少程式化的东西。在导演的指导下,我运用的是朴实的,接近生活化的表演。一切从塑造角色的需要出发,以充满情感的形体动作去展现人物。我力求让自己的台步、姿态、手势、眼神准确传达,生动体现。
  韩愈是一个历尽磨难的大儒,所以我多运用稳重、坚定的台步,深邃、智慧的眼神,苍劲、优雅的手部动作,以渗透出其风度和哲人的神韵。为了让观众看到一个年过半百,被贬南疆的文臣的艺术形象,我在表演中不是挺胸收腹,而是两肩略含,两膝微弯,使人物显得有血有肉,真切可信。


用心运用潮剧唱念


  唱腔和语言,是剧种风格的主要表现手段。戏曲中的唱腔在人物塑造上占了很重要的位置。如能把曲唱好,会给人物增添很大色彩。为了让韩愈这个人物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我在唱腔上花了很大功夫。在作曲老师的指导下,我注重感情,以情带声,用唱腔去诉说。剧中有一个中心唱段,是韩愈惊闻女儿噩耗,悲苦抒发:儿呀儿,致你夭亡有我罪,百年惭痛泪阑干。直到韩愈闻知恶人要把奴隶沉江,把女奴贩卖,义愤填膺地唱出:浊世多灾,我身得失何足道,潮州未治,耻作寄世浮生人,欲为岭海扫雾瘴,岂顾衰朽惜残年。整个段落一共46句曲词。我饱含深情,投入角色,尽量使声音深沉、厚实、真切,随着情绪的发展变化,唱得有松有紧,有强有弱,唱出人物的肺腑之言。在演出中,每当我完成整个唱段后,台下都响起一片掌声与喝彩声。
  体现人物,不但要注重唱腔,而且要注重道白。戏谚云四两曲千斤白,因唱腔是别人谱就的,已有固定的节奏和旋律。而念白完全靠演员自己在表演过程,根据人物心理节奏自行创造。它对体现人物性格和推动剧情发展,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在《韩愈治潮》的排练中,我非常重视念白的节奏,务求念得清晰、准确,用艺术化的抑、扬、顿、挫和轻、重、快、慢去体现人物和渲染气氛。如剧中韩愈与女儿说道:爹爹虽不在你身边,但此去河阳沿途,有爹爹好友,待我修书嘱托,让人照顾于你。你要好好用餐,定时用药,以保身体安康。这是韩愈明知此去,相会渺茫,但只能强抑伤情,给女儿以安慰。所以这段道白,我尽量放缓语速,放低音调,以追求压抑和悲苦的戏剧效果。
  剧中第四场韩愈颁布:凡家中买奴隶者,每拥有奴隶一名须捐钱三百。从今往后,计佣抵债,只要奴隶所做工钱,凑足卖身钱数,便可获人身自由。这段道白是人物对邪恶势力的宣战,充满了正能量。演出时,我力求去掉戏曲的传统腔调,使语气更接近生活,更斩钉截铁,迸发自己的激情,令人物熠熠生辉。
  由于全团同志齐心协力的打造,潮剧舞台上终于成功树立了韩愈的艺术形象,博得广大观众的赞誉。该剧在粤东四市演出,好评如潮。荣获第九届广东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 优秀作品奖。后来又参加第十二届广东省艺术节,荣获优秀剧目二等奖,我作为韩愈的扮演者也荣获舞台新秀奖
  完成《韩愈治潮》演出任务的过程,也是我个人艺术实践得到很大提升的过程。我更加懂得怎样去用心体验人物,倾情体现人物。也更懂得表演、唱腔和道白的交叉与合理运用。尤其懂得,只有真正理解剧本和人物,合理运用艺术手段,才能塑造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获得广大观众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