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浅谈潮州民俗文化游神赛会的五大特点和六大功效
来源:李佳鸿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04-14 点击数:4564

潮州民俗文化活动包含大大小小的诸多时令节气习俗、生活中的婚俗礼俗、祭神祈福等等,这些民俗中最具普遍性和活动规模的莫过于每年春天的游神赛会。由于潮州民俗文化活动一般依沿袭传统而行,多为自发性活动,形式保守,神相多而复杂,历史上曾经被赐名“迷信”,目前还处于自发、原生状态,受思维定势影响有一些人认为是“迷信”活动,相关部门对待此问题“犹抱琵琶半遮面”,故而未还原为“民俗文化”加以利用。文化是发展软实力,文化是城市名片,在当前提倡把文化与生产力相结合的形势下,如何借鉴国内外整合民俗文化的经验为潮州旅游经济服务,是值得我们研究的课题。本文拟对民俗文化活动的内涵及其与生产力的关系进行剖析,引导民众重新审视和对待民俗文化,走出思维误区,自觉将民俗文化活动转化为社会生产力,提升潮州文化吸引力。 
      一、民俗文化活动中游神赛会的内涵与特点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潮州民俗文化活动的内容和形式,民俗文化活动的重头戏是“游神赛会”,它所祭祀的是什么类型的“具体神”,“具体神”原来是什么人,参与者的动机是什么? 
      在潮州,乃至粤东地区,游神赛会中的“具体神”很多,有仙道佛教、风火水神、山神土地、典型良吏等,历史上还有生祭良吏的传统,民间各乡村都有所不同,代代相传,年年如是。 
      我在这里简单介绍几个例子,说明潮州各地民间“游神赛会”所祭祀的“具体神”。 
      如:韩愈被贬潮州八个月,办乡学、释奴隶、兴水利、祭鳄鱼,在潮州做了大量好事,韩愈曾在水南(潮安县磷溪的山前十八乡附近)兴修水利,据记载,现在的金沙溪,便是当年的水利工程,附近还有明代韩公庙遗址,至今这一带的“山前八乡” (指:古堤、仙美、内坑、旸山、急水、厚洋、饶沙、厚洋堤等八乡)每年祭祀的“具体神”就是韩愈,每年九月初九这一天,十八乡中轮值二乡举行仪式祭祀韩愈,仙美乡就固定在虎、马、狗三个年度轮值祭祀;潮州地区游神赛会一般都集中在农历一至三月,而“山前十八乡”祭祀韩愈偏偏就在九月,潮州古代有生祀良吏的习俗,九月又是韩愈离开潮州的日子,不在农历三月之前游神祭祀,应是当年韩愈治潮八月离任时的生祭习俗。 
      另外,潮州府城祭祀青龙古庙的“具体神”是王伉,而在市内及乡村各地的妈祖庙祭祀的“具体神”是妈祖林默娘;有的是祭祀关帝(关爷宫)——关羽;有的是祭祀木坑圣王介子推; 
…… 
      从上面介绍的“具体神”看,他们都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人文典范,其内涵是“忠孝仁义”,是中华儒家文化思想的精神实质,其文化内涵是值得肯定的。 
      潮州地区的人群大都是中原南迁的移民,他们在迁徙的过程中为求得安全感,都会带上自己的保护神,故而村与村之间都有不同的保护神,又根据“具体保护神”的文化内涵,出现了不同日子、不同形式的祭祀方式,经过若干年的沿袭,再与迁徙地的文化相结合而发展成了潮州民俗文化——“游神赛会”。 
      根据我对目前潮州各地城乡“游神赛会”了解的情况,可归纳为如下五个特点: 
      (一)民俗文化“游神赛会”有它的自觉性——广泛性——带旺消费市场 
    潮州有一句俗语:“游神正二月。”  每年的农历十二月初一民间开始“谢神”,在潮州,不管乡村或城镇,每逢民俗节日,甚至初一、十五,家家都自觉进行祭祀活动,每个区域、乡村都有自已的保护神和祭祀日子,这一例俗具有普遍性,这里的人群普遍都有感恩报答与祈祷许愿的心里存在,对人对神皆如此。在民俗祭祀形式中,由于使用祭品、祭具,组织演出游行等,带动了种养业,因而带来就业机会和消费市场。 
      (二)民俗文化“游神赛会”有它的自约性——安全性——社会和谐团结 
    由于“感恩报答与祈祷许愿”的心里存在,每逢民俗节日“游神赛会”,乡村一般都有很浓郁的祥和气氛,每个家庭都希望自身在保护神“面前”表现得更好,乡村中的“乡里老大”们(有威望的老辈)在这时也就表现出特别的权威,就是一些平日里人品不好的小混混也在此“神”的日子里显得中规中矩,甚至自觉地参与其中,其破坏性荡然不存,故而安全性就显示出来,社会变得和谐团结。 
     (三)民俗文化“游神赛会”有它的情绪性——激励性——带来向心力 
    在潮州,像“游神赛会”这样一年一度的民俗,人们都把它看作是自己(即所在居住地)的节日,不像春节是大家共有的节日,此时同村或者同一居住区域内的不同姓氏的人们会因为祟尚同一“保护神”而显得特别团结。添丁、新婚的都会在这里得到“乡里老大”们的肯定,安排宗祠(祠堂)特定的地方贴红纸条,或者摆上“大吴泥塑”的金童玉女进行展示,告慰列祖列宗,并会被安排象征着光荣的岗位——扛“老爷”轿等工作,这些具体工作是激励后辈人的。通常在民俗“游神赛会”前后,乡村的组织者也趁此机会向区域内己经发了财的人,包括一些有能力的华侨提出为区域内的基础建设如学校、医院和老弱病残的村民捐资的倡议,他们也因为在家乡捐资较多而扬眉吐气,可以用通俗语言来形容,即“有钱出钱,无钱出力”,人们思想意识完全都围绕着“游神赛会”而行动,从而带来向心力。 
      (四)民俗文化“游神赛会”有它的竞技性——艺术性——激发创造力 
      在民俗“游神赛会”的化装游行中,每个乡村基本都会有潮州大锣鼓、擎标旗等项目,较大型的乡村游行还包括各个自然村之间的音乐鼓技、服装、标旗……暗中竞赛,甚至擎标旗的少女少男谁家的靓等等。 祭坛陈设可谓是民间文化的大集成,从祭品到祭具都是竞赛的范围,如赛祭品就有彩塘的赛大猪、潮安古巷乡的赛大鹅、凤塘后陇乡的赛糖塔、糖狮,从大、美、质的角度进行比赛,虽然叫做比赛但又没有评奖项,大家都心知肚明,谁家都觉得自己的祭品是最美最好的;还有祭品用具的锡器、漆器、木雕、剪纸、花灯,虽然是自家拿来作为祭祀用器,但艺术性及其价值也显示了自家门户的富足和荣光,所以,从祭品到祭祀用具,每家每户都会精心准备,也就激发出无限创造力,在这个小小的乡村祭坛上,或许就有多项国家级或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出现。 
     (五)民俗文化“游神赛会”有它的真实性——观赏性——增加吸引力 
      民俗文化“游神赛会”所有祭祀活动中的项目充满真实性。因为祭祀活动已形成了风俗,是民众自愿自发的行为,一般是以户构成,村与村之间又有不同的保护神,所以祭祀形式既有相同之处,又有不同的地方,时间上、地点上甚至风俗上都有差异,所以一乡游神赛会就会有四面八方的人群来参观,如潮安县的溪口乡串蔗巷,潮安古巷乡的赛大鹅,凤塘后陇乡的赛糖塔、糖狮都是远近闻名的民俗,游神的时候会有潮州大锣鼓、舞龙、舞狮、擎标旗、戏曲、小品的化妆游行,这就大大提高了游神赛会的观赏性和吸引力,每年都有附近乃至全国各地的客人、国外华侨前来观赏,这对推动当地旅游业发展来说是件大好事。 
      二、民俗文化活动中游神赛会的功效 
      游神赛会是文化传承的一种形式。这种形式之所以数百年来能够存在于民间,应该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祈盼的一种心理需求,这种心理需求出自于对“具体神”的敬仰和祈望,游神祭祀行为,必然转化为生产力,是形式向功效的转化。 
      根据我多年的观察,潮州游神祭祀表现形式衍生了民间艺术品的出现,它可激发艺术品制作的潜能,请看游神赛会时所使用的祭品是否向功效转化: 
      (一)民俗祭祀形式中使用牲畜、家禽祭品带动养殖业; 
      (二)民俗祭祀形式中使用果品、糕点、麻豆饼食祭品,推动了种植业发展; 
      (三)民俗祭祀形式中需要的潮剧演出、花灯、铁枝木偶、化装游行、小品、剪纸、舞龙、舞狮英歌舞、擎标旗等,都为各相关产业带来就业机会和消费市场; 
      (四)民俗游神活动需要潮州大锣鼓队、潮州音乐队伍和化装游行队伍,为青少年学习传统音乐提供了培训机会,同时也加深对“具体神”的认识,了解到在书本上读不到的历史知识,从而提高了综合素质(乡村的民俗游神活动更容易看出这一点)。 
      (五)民俗游神活动可带动旅游业,也成为联结海内外潮人的纽带。海外众多华侨与原住民都有共同信仰,他们对家乡的游神祭祀活动特别热情,是我市发展旅游业的有力支持者。 
      (六)上述祭祀活动中出现的多种技艺已被定为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潮剧、花灯、铁枝木偶、潮州音乐、剪纸、英歌舞、潮州工夫茶等等,民俗游神赛会可直接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减轻政府对各传承项目的保护压力,这就直接发挥了民间游神赛会对多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功效。 
     本人认为,在对待民俗资源上,应努力实践“敢为人先”的探索精神。政府要发挥整合引导作用,鼓励民间先行探索,将潮州传统民俗文化“资源”导入旅游文化之中,使这一“活载体”得到充分激活,进一步充实古城旅游文化内涵,变“死景”为活景,这对拉动潮州文化旅游业发展,提升潮州文化软实力,特别是重建潮州文化中心地位有特殊意义。 如何创新、整合民俗“资源”,突出潮州文化的特点,我们建议参考马来西亚柔佛古庙游神模式整合“五帮”(潮州帮、广肇帮、海南帮、福建帮、客属帮)资源,改良潮州传统游神赛会方式,利用和保留历史上一些“具体神”,如:利用“具体神”韩愈、马发这些对潮州历史文化有突出贡献的“良吏”,把磷溪山前十八乡祭祀韩愈、大埔县人祭祀马发的民俗搬进府城充实潮州民俗文化内涵,保留府城大老爷安济圣王祭祀项目,也可增加市民(包括游客)喜欢的妈祖、三山国王、关帝爷等一起游行,形成新民俗庙会的主题,特别是“吾潮导师”“百代文宗”韩愈,抗元“民族英雄”、潮州推峰寨正将马发这一文一武的“具体神”,这一创新形式将会形成潮州民俗文化特色与品牌,民俗文化“资源”将得到充分利用,潮州文化中心城市地位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注:本文是作者在中宣部《时事报告》杂志社在潮州市举行的《文化与生产力相融合潮州模式》调研会上的发言稿,经整理,略有增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