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雕 戏
来源:许镇焕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05-25 点击数:3795

戏剧是综合艺术,融编剧、作曲、导演、演员、音乐、击乐、舞台美术等多种艺术形式于一炉。雕戏,就是对上述艺术形式在原有的排练演出基础上进行精雕细琢,从小处着眼,使之总体的艺术水平得以提升。因而,雕戏者必须是戏的集大成者,潮州市潮剧团团长郭明城便是!他充分调动全团演职员的工作热情和创作热情,使之在紧张的排练中得到快乐,在快乐中得到提升。

只见他不时上台进行强调,因为演员表演时某句台词的抑扬顿挫,或者演员在对戏时的区位与情绪不对应;时而打断演奏,因为音乐演奏过程中的节奏掌握,或者某个乐句、某个重要情绪音符的控制不协调;时而中断司鼓,因为司鼓的压句不符合演员的表演,需作重新调整。排练期间,郭明城几乎从头跟到尾,从演员唱、念到表演、从音乐演奏到打击乐的要求,全方位对每一台戏进行精雕细刻。

郭明城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 1978年高中毕业后考进潮安县文艺培训班(今潮州市潮剧艺术培训中心前身),师承名师俞世明,工小生、老生,三年勤学苦练,打下了扎实的表演基础。他本想在舞台上大展拳脚,塑造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人物,莫奈米八开外的身高,剧团难找配戏之人,无奈之下,郭明城选择转行搞音乐。从剧团以往的经验来看,演员转行司鼓或打击乐并且成功者多,而转行搞音乐工作的少之又少,更妄谈成功者,可郭明城却是成功的特例。转行搞音乐后不久,他便掌握了一种“单簧管”的西洋吹奏乐器的演奏技艺,并与传统的潮剧乐器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大大地增强了潮剧音乐的表现力。善于掌握事物要领的郭明城学工课一里通百里彻,在主打乐器的基础上还继续学习并演奏其他乐器,而且搞得风生水起,在丰富自身艺术的同时也丰富了整个乐队的表演厚度、深度。非但如此,受剧团鼎盛的音乐配器影响,他也不甘落后跟着学起,并相继为十多台剧目谱写音乐配器,同时也担任音乐指挥,简直不可思议!早在郭明城还是一个11岁小孩时,因为出色的天赋被吸收进工农兵学校文艺班,俗称“白毛女”团。在那里,他学过舞蹈练过歌唱,接受严格的音乐训练。良好的知识经验储备为后来的转行做准备,可见,郭明城转行不是凭一时之兴,而是重拾儿时的梦想。

知天命的郭明城于2013年担任市潮剧团团长。而对他本人来说,由潮剧艺术培训中心(2011年从剧团培训班分离出来,独立建制的一类事业单位)重回剧团,如担“火桶”。 没有纸面签约,只有口头承诺,郭明城说话算数,说到做到,他放下优越的生活待遇,全身心投入到剧团的重建之中。

他为剧团的未来发展早早设计好奋斗目标,为剧团早日摆脱负面影响而将培训中心的老师、原剧团的名演员,一一请回参加剧团演出……他原本乌黑亮泽的头发因为千头万绪的剧团事务在短短的时间内白了一大撮。而就在这纷繁复杂之际,他静下心,用挤出来的有限时间谱写了他人生重要而美丽的篇章——为新创作剧目《韩愈治潮》作曲。

郭明城作曲,也太出乎人们的想象,毕竟,在此之前,人们还没有看过他作过一个完整折子戏的曲,如果说有的话,只是在大型晚会和电视节目中谱写几个小片段而已,如今一下子便出了大作品,真个让人咋舌。不过白纸黑字,你不信也得信。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影响和启迪郭明城的陈鹏先生知道他的天赋,便有意识培养他,当时尚是年轻的郭明城没有答应;后来,郭明城又从著名作曲家王志龙、丁增钦先生那里接受潮曲的唱念知识,让他对潮曲有了更新、更深层的了解,使他更加喜欢潮曲。偶尔他也会创作一首半首,自娱自乐。2009年在潮剧作曲高级研修班学习期间,李廷波先生传授他的作曲知识并频繁鼓励他从事创作才慢慢燃起他的创作激情。《游园惊梦》便是郭明城学习结束后小试牛刀的一个小作品。至于一下子为大戏作曲,对外行来说难比登天,但于郭明城,只是把多年来所学习的方方面面知识通过一个合适的契机施展出来,水到渠成而已。为《韩愈治潮》作曲并将之搬上舞台是郭明城早已设计好,是谋篇布局的最重要环节,他希望借这个戏重新扬起潮州市潮剧团这面旗帜。这已经不止是艺术层面的问题,而是决策者的谋略。他知道,这一着棋,不能输,也输不起,他必须迎难而上,于是他亲力亲为。

十年磨一戏,人人皆知。可时代大潮有如“深圳速度”快速运行,剧团也受影响。好堵则堵的思想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实,郭明城明了时下剧团的“节奏”,他也清楚要想让剧团人浮躁的心沉静下来,得花费多大的心力,何况剧团诸事尚处于百废待兴之间。可不管怎样,他必须借《韩》剧为剧团的重新崛起做垫步,他用近二十天的时间将之进行精雕细刻,在雕戏的同时雕人,也雕剧团。经过一番用心的雕琢,他的人格魅力、艺术魅力感染了创作团队,也感染着整个团体。《韩愈治潮》2014年在广州亮相,一举荣获广东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和广东省第十二届艺术节优秀剧目二等奖等七项大奖。获奖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郭明城让不被看好的剧目每一场演出的精彩处都获得观众发自内心掌声,而最让他感到快慰的是,经过此一番雕戏,剧团上下慢慢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演出也重新得到观众的认可。

尝到观众久违的点赞,全团演职员们开始意识到艺术的价值和魅力,于是从被动接受雕戏到发自内心要求雕戏。

郭明城雕戏,是“潜伏”多年后的正面亮相,他说他是怪人一个,应该说,他是艺术的通才,管理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