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轻 婉
来源:郭启宏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05-25 点击数:2875

明末清初文学家、我广东人屈大均对潮剧有个好评——其歌轻婉(《广东新语》卷九)。民初抵于今,人们对潮剧的评说,上自公卿大夫,下至贩夫走卒,累累多矣。依我看,不如“轻婉”二字得其真髓,且有雅澹温柔之韵致。是故,我借屈氏嘉言赠予潮剧名演员郑舜英。

屈指一算,我与郑舜英相识已经二十年有奇。看演出,看影碟,看传媒报道,听唱片,听录音,听内外传闻,更参与中央电视台拍摄《潮剧名旦郑舜英》艺术片,甚至“票”过剧团的编外“顾问”。翻箱抄底,似乎还有若许话语权。

纵观中国戏曲,但凡名家大腕,无不以声腔胜。看戏从前也称听戏,熟稔的戏不太在乎台上一招一式,自可于园子内摇扇品茗;而闭目按拍,则身心尽在读曲,听觉之乐也。郑舜英亦如梅兰芳、红线女,天赋音色极佳,兼之行腔轻柔婉转,归音吐字气足神完,高昂处可遏行云,亮而不暴,低回处堪伴流泉,缕而不绝,别一种优雅高贵的品格,此屈氏之所谓轻婉者。戏曲重唱,“唱做念打”或曰“唱念做打”,唱历来序先,此戏曲之至理。

自然,除了声腔,郑舜英的表演也十分出色。从入学招生伊始,一块璞玉便被戏校的“卞和”们认定,“这小美女是演员坯子”!她本工青衣兼刀马旦,还能反串文武小生。时至今日,她依然抬腿能金鸡独立,下腰可首低接地。我对她的表演有二字说法:一曰纯,二曰静,纯含尊贵,静蕴庄严。因为她唱演俱佳,一出《莫愁女》,海内外潮人叫她“莫愁妹”,一出《杨八姐》,她又被尊为“刀马艳旦”,更有奇者,一出《背妹上京》,一人饰演兄妹二角,人偶一体,跨行大反串,这出戏后来真的上了北京汇演,荣获一等奖。我尝想,天才总是通才,有如沃土,插上手杖,也能开花。有人说,上天关闭你一道门,会给你开启一扇窗;我则以为,上天无意难为你,你得有禀赋,其实门窗全开着,你还可以上阳台、抚栏杆,登楼顶、作鸟瞰。于是郑舜英优势多多,岂止区区几出戏了得!

私下里说起郑舜英的雅号,果然有趣。女性常常被舞文弄墨者流喻之为花,于是,在传媒里,郑舜英被称作“名城之花”、“出水荷花”、“照水娇花”。潮州有个乡里叫浮洋,出产著名工艺品——“安仔”(如同羊城之公仔、津门之泥人),浮洋安仔宛若古代美女,端丽,高贵,如仙姬,似观音,许多潮汕人见了郑舜英,都会联想起浮洋安仔,她又被冠上“浮洋安仔”的雅号。又因为浮洋安仔仿佛出离人间烟火,据说有人还把她当作观音临摹,供奉。听说潮州曾经闹热过一阵林黛玉选秀的投票活动,郑舜英被以最高票荣登榜首。

“轻婉”的郑舜英诚然是潮州美女,但我看重的是潮剧艺术家。如今,她是国家级“非遗”潮剧代表性传承人,潮州市潮剧艺术中心主任,她还活跃在舞台上,时不时率团出境、出国演出。我看她的艺术管理工作和演出一样出色,真难得!异日,倘有好事者再起评选薛宝钗,那位识大体、顾大局、高智商、高情商的蘅芜君,恐怕又非郑舜英莫属,果真钗黛合一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