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祠堂家庙蕴教化 神龛牌位藏智慧 ——浅析潮汕祠堂与其配套的神龛牌位之文化内涵
来源:詹树荣 李煜群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12-07 点击数:3087

祠堂是家族祭祀先祖的集结地,也是人伦道德的教化场所。追本溯源,祠堂文化源远流长,乃以孝治天下的中华民族所特有,是传承家族血脉、敬奉先祖、敦亲睦族,增强家族向心力、凝聚力,祈望宗族人丁兴旺,子孙发达之产物。

这几年,无论是学术界还是民间,都纷纷兴起祠堂文化研究热潮。潮州市潮州文化研究中心大力鼓励、支持古建专家、学者深入民间调研、勘查,对潮州祠堂文化的内涵和历史沿革以及功能作用开展全面研究。在对地方祠堂文化的考察研究中,我们发现,潮州祠堂的建筑格局及其蕴含的文化内涵有着鲜明的地域性和族群特征,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民俗文化传承及人的教化、启迪、心理慰藉等方面,发挥着独特的、积极的作用。

一、祭祀源于敬畏,奉先出自孝礼

祭祀源于商朝,最初是人类出于对大自然及“存在”其中的鬼神的敬畏,认为鬼神有很大的神通和权威,能主宰人的命运,故而对鬼神十分敬重,并以天、地、人三类区分。于是,天有天神,地有神祇即地祇,人有鬼魂,“人鬼”遂应之而生。天神指天上诸神,即神仙;地祇,就是主掌大地山川河岳诸神;人鬼指逝去之人,即人之先祖。古人认为,先祖虽然死了,但灵魂仍在,依然掌握着子孙的命运。为了得到先祖荫护而出人头地、兴家旺族,人们虔诚“祭祖”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古昔祭祖较为规范,颇有规模,有自家庙宇场所的祭祀活动属于天子和士大夫阶层,民间主要是在先祖坟地举行祭拜,真正于家中设立牌位(神位)祭祀的,要到东汉以后才有。这与廿四孝中《刻木事亲》故事有关——

东汉时,有一位叫丁兰的樵夫,以砍柴为生,为人性情较暴。母亲因年老体弱,经常未能按时给他送饭,他却不体念母亲劳苦体累,常迁怒母亲,对其进行怒骂。他砍柴砍累了,便躺在树干上休息,见一只老乌鸦体老不能飞行寻食,饿得在树枝上奄奄一息。见后他心想,这乌鸦时日无多,离死不远了。担心之时,忽见一只刚学会飞行的乌鸦,口含着一条虫子向老乌鸦栖息的树丛飞来,后将虫喂进老乌鸦口中。这时,他很是震撼,想起平日母亲送饭迟些、自己总是对母亲发火之事,甚觉羞愧。于是暗自发誓,今后一定要好好对待母亲,让母亲安乐过好晚年生活。就在他愧感对不起母亲之时,又见母亲提着饭篮从山下吃力地走来,他急忙走上前要去搀扶母亲上山,并与她一同吃饭。因平时被打骂怕了,母亲见儿子急急而来,以为又要打骂她,便十分惊慌地放下饭篮撒腿就跑,不料失足掉河而亡。当时刚好是雨季,河水急,丁兰遍寻不见母亲尸体,于是只得想了一个办法,将母亲投河处的一颗枯树砍下,刻上母亲画像,摆在家中拜祭。

此事传开后,丁兰敬孝慈亲的行为广泛流传于民间,世人纷纷效仿,以木头刻上亡故先人画像或名讳,作为“家神牌”摆在家中祭拜,遂逐渐形成了民间祭祀祖先的习俗。据考,这可以说是家神牌及民间祭祖习俗从墓地走向家庭的开端。

二、种类规模有别,功能重在教化

明代中前期,民间是不允许建祠堂的,拜祭祖先只能在居住的府第中举行,故民间建屋多建有公厅,以作为家族祭拜祖先的圣地。公厅多设于府第的二进或三进大厅,也有在府第外另辟公厅专供祭祀之用的。也就是说在明代中期以前,民间没有祠堂,只有公厅。

到了明嘉靖后期,随着天下姓氏大汇宗,民间祭拜祖先热潮兴起,朝廷见民心难违,遂同意朝廷命官可以在家乡建家庙,后才许可民间建祠堂。清代,朝廷为了取得民心,更是鼓励民间建宗祠家庙。而潮州因这段时间过番创业且成功人士较多,故带动了潮州社会经济等方面的发展,民间比较富裕,几乎四乡六里各姓氏均建有祠堂,有的大户人家不仅建有家庙,还建有宗祠和私祠。

血脉虽相传,但族群有亲疏,故祠堂也有多种,且有各自的职能。现在传承下来的祠堂主要有:家庙、宗祠、大宗祠、房脚祠、纪念祠(私祠)。

家庙是指在朝任职或祀奉当朝命官先祖之祠,凡是家庙的,都要向朝廷申报,得到批准后才能称家庙。

宗祠是整个家族祭祀同一位先祖的祠堂,即同宗同祭。大宗祠是汇宗的产物,即同一地区或同姓氏不同乡里、不同都县,根据其谱系同出一郡望或同是某个先祖之后代子孙集结祭祀先祖之场所,如以前汕头市的李氏大宗祠(抱一堂)是粤东八邑陇西郡望李氏共同拜祭先祖之法地。

房脚祠也有人称私祠,指同祖不同房脚(派系)子孙各自为其先祖建造、用于集结拜祖的祠堂,如长房祠、二房祠、季房(三房)祠等等。纪念祠(私祠)是指祭祀(纪念)某一个人的祠堂,这种祠多称为某某公祠,多是子孙为纪念父母先祖而建的。当然,也有人为自己兴建,如潮州的己略黄公祠、金一村丛熙公祠等。值得一提的是龙湖寨的女祠、阿婆祠也是私祠,是儿子为母亲建造的。

无论是家庙、宗祠、私祠,其建筑规模大小如何,民间多统称为祠堂。

古人重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因此营造祠堂之时,总有意识地将儒家文化特别是忠孝文化内涵融入祠堂建筑及其构件中,如建筑造型、构件装饰上出现的历史典故、经典戏剧、传说故事以及以花鸟鱼虫谐音寓意的吉祥图案,就是人们寄寓美好祝愿的具象体现。较常见的有:二十四孝、岳母刺字、金山战鼓、杨家将、隋唐演义、富贵吉祥、一品清廉、三阳开泰等等。而那些获得功名、荫封者更是在祠前竖旗帜、祠中挂牌匾,上书状元、进士或官职、节妇等。这些,就如同一部部无言之家族志书,潜移默化中,将会对族众、子孙后代起到巨大的激励、教化作用。

这是潮州祠堂最有吸引力、也是最难能可贵之处,更是游子之乡愁情节所在!祠堂规模虽有大小,但功用相同,都是纪念先祖之圣地。

三、神龛设置横竖,隐喻彝伦昭穆

神龛尽管样式有不同,但其作用是一个样的,就是陈列祖宗神位(家神牌),当然更是宗族地位高低的体现,其包含的是人伦道德、个人千秋功过之定义,对追根溯源、认祖归宗起着重要的作用。

神龛是指安置于祠中、用于放置先祖牌位之所在,分为竖长方形和横长方形二种。无论是竖长方形和横长方形,都称为神龛,这二种神龛均是木造。竖长方形称竖龛,档次高,而体积较小,安置神位不多,多是朝廷命官神位安置之处;设有门叶,平时不许打开,只有到了祭祀之时才能打开,古人认为龛里面涉及亡者隐私,为了宗族的利益,应保密。竖龛里面设置台阶,为三至七级,辈分高的牌位安放于最高台阶的中间位置,其他神位按辈分昭穆有序安置;昭穆是传统宗法制度,是对宗庙或墓地的辈次排列规则和次序,昭位于始祖左方,如二世、四世、六世等,穆位于始祖右方,如三世、五世、七世等。竖龛多设立于公安厅、家庙、私祠,位于大厅(主殿)中靠前位置;厅后墙与竖龛保留一定的距离,一般三尺至五尺;龛后面留出来的空间,古人称为后路或留后。据考,这关系着后代子孙,留有后路,人丁才会兴旺,门路才会宽广,子孙才会发达。

横长方形神龛称为座龛,这种样式的龛体积大,几乎与祠堂主殿同宽。座龛里面也设置台阶,为五至九级,多用于宗祠,因为宗祠人多,神位也就多。横座龛多不设龛门,位于大厅(主殿)靠后墙处设立,龛与后墙不留空间,主要体现“背靠背”寓意,即潮州俗语“相我胶迹”,意为同心协力、团结合作。毕竟宗祠人多,要有强大的凝聚力,宗族才能兴盛。

四、牌位深藏玄机,贮存档案私密

如果说祠堂是宗族流源、始祖功绩、族支世系传承与繁衍的载体,那么祠堂里面配套的神龛、牌位则可视为宗族绝密档案馆、个人档案贮放点,随着祭祀文化的丰富,神位制作也更现神秘性和文化内涵。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潮汕祠堂配套之神龛、神位,其中包含了很多鲜为人知的个人隐私和传统的道德文化。

潮人多是中原移民,儒家思想浓厚,传承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十分虔诚,因而祠堂文化传承至今,仍可说是“原汁原味”的:神龛里面的牌位均与古昔无异,制作精工,造型近似纪念碑;多是木制,大小样式无定例,呈长方形,下设底座,便于安放。从讲究的造型和巧夺天工的工艺,可以看出潮人的儒雅之情。

潮汕一带的神牌位多分为二层,像一个单叶门衣柜,可打开,但不安合页,以活动榫卯拆合;外面写上亡者生前名讳、学历、职位,里面注明亡者生辰八字、亡时具体时间、风水(坟墓)位于何方。神位外面书写的名讳、学历、职位,主要是供后代子孙缅怀歌颂,祭祀之时便于唱讳祈祷;里面的一般不能打开,只有修族谱或骨肉相认需查对,或逢变故不知亡者生辰八字、葬于何方时,万不得已方能打开查阅。打开之时要举行一系列仪式,这也是阴阳有别之故吧。

潮人带有极浓的隐恶扬善之儒家思想,特别是对待亡者更是如此。人总会犯错,对于犯错者逝后能不能入祠享受祭祀,多按乡规族法处理。一些犯大错而情有可原者,尽管能入祠坐神龛,在文字上也隐去其错误事经,可牌位却是做了巧妙之暗记,让人打开牌位一看就明。有鉴于此,潮州神龛牌位暗藏玄机,内有乾坤,具体体现在牌身和牌座的制作形式上,主要有三种:

(一)正常牌位座里面的“卯”为九十度角台阶状,似一只高背椅,俗称太师座(高椅座),这是正常人亡后入祠用的牌位。

(二)犯了重大错误的牌位座里面,“台阶卯”为七十度角,看起来很像一个人屈膝,俗称跪座。这种牌位,主要用于触犯国法被流放或被处以极刑者;以及父母健在而自己先亡者,古人认为子先逝于父母者乃大不孝。也就是说,不忠不孝者,若家神牌要入祠堂,就用此跪座式。

(三)一些有悖于人伦但不犯族规、能入祠享受祭祀者,其牌位座里面不设“台阶卯”,为直角卯,俗称站()牌。这种牌主要用于青壮年人逝世后,子幼妻娇,家无劳力,其妻不改嫁他乡又不愿守寡,经家长、族老同意,招赘他人“叠墙头”,俗称“夫代”者。这种行为虽不违乡规族法,但却因让原配失节,血脉传承不纯,有悖于人伦,故牌位采用站牌形式——这应是对愧对老祖宗者的一种惩罚吧!

另有一种非原配,属于赤脚(),不能入祠享受祭祀,儿孙在家为她设牌位,或儿孙有发达者为其建祠专祀,其牌位制作也采用这种站牌形式。以前大户人家吃饭,妾不能坐着同吃,只能站着吃,逝后用站牌正与这等级制度有关。

这三种牌位外表一个样,区别在座之里面,外人看不出什么,只有当事人(亡者子孙)和祠堂主要理事人才知情,其保密性极强。里面贮存的亡者生平材料对日后离散子孙相认查辨等,起到了一种重要的佐证和理性作用。

结语

祠堂是一个家族、一个家庭之灵魂归宿,是追思宗功祖德、教化后代子孙的圣地,而家神牌蕴含文化的最大功用就是认祖归宗,确保血脉传承的纯正性——封建社会人们思想观念和认识中最大的一种愿望。

试想,若亡者隐私外涉,让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讹诈认亲,那将造成血脉传承不纯——宗族之大不幸,这是对先祖之大不敬。族人认亲多以族谱牌位资料为准,编族谱也以此为主,认真对待牌位是先辈对祖宗高度负责任的体现。

潮人为保护亡者隐私,将牌位如此精妙设置,这在国内可谓是绝无仅有的,其资料性和绝密性不亚于如今的官方档案馆。从中,也折现出潮人对亡者的尊重、对家族血脉传承的负责,起到明彝伦、序昭穆、正名分、辩尊卑,昭示道德情感、和邻睦族的积极作用。数千年潮汕祠堂文化之演绎,绽放出潮人族群尊儒重教思想的智慧光彩!